网络实名既不应该也不可行

2010-03-29 MetInfo 官网 334

经济观察报 评论员 汪雷 上周,重庆宣布逐步推行网络实名制,把市民QQ群、微博、手机短信等,纳入警方监管范围。此举,可看作中国正式启动网络实名制迈出的第一步。如果重庆试点顺利,未来便将在各省推开,直至全国实行。

概括而言,网络实名制包含两个内容,一是网站开办者实名登记。二是网上发言者实名,并与身份证号码对应。

网络实名制已讨论多年,为何当下忽然启动?两会上,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态,“网络实名制是个大方向”,是强有力的助推器。这表明中国决策层对于如何治理网络,终于达成了一致。截至目前,工信部尚没有正式文件,具体指明网络实名制的政策意图何在。

不过,从目前网络热议来看,网络实名制支持一方列出了网络的四宗罪:第一罪是“毒害”青少年;第二罪是消极、反动言论,危及公共安全;第三罪是滋生“病态文化”;第四罪是侵犯个人隐私。例如人肉搜索、“艳照门”等。

而反对一方则提出,一旦网络实名践行,中国将丧失舆论监督和言论自由的平台、丧失反腐败重要力量、决策层失去倾听基层民声之通道、年轻人也没有了最开心的娱乐平台。届时,高兴的将是贪官和痛恨言论自由之人,失望的将是群众和勤勉的执政者。

上述论及的 “网络四宗罪”确有整顿之必要。但网络实名能否完成这个任务呢?答案却是值得怀疑的。尤为甚者,这一剂猛药不仅无效,而且还有着严重的副作用,即网络实名必令网络舆论监督、反腐败之功能陷于瘫痪。最坏的结果恐怕是,脏水没泼掉,孩子却从盆里掉出去了。

我们不妨逐一来看,对于“黄色网站毒害青少年”的问题,网络实名的约束重点是网站开办者实名注册,这样很容易锁定黄色网站经营者。

这个政策眼下已经实施,而且强调个人不允许注册中国政府管理的.CN域名,因为工信部认为个人网站难以管理。从结果来看,这导致近期.CN域名注册量快速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而国外的.COM域名注册没有任何限制,在短时间内翻了十倍。

由于.COM域名注册商在国外,论坛开办者也可选择国外网站内容托管商,这使得中国政策对其没有约束力,这导致90%的黄色网站恰恰选择了.COM域名做避风港。刹不住.COM域名涉黄,网络扫黄也将无功而返。而从技术上讲,政府屏蔽的手段无法阻止国内网民登录国外各类型网站。

实名办网站的结果是,把大量网站赶到了国外,国内网民则可任意登录这些网站。政府对网络的管理,恐怕只会是越管越乱。

网络实名制对 “反动言论危及公共安全”的控制,则强调发言者登录才能发言或发帖,登录需用真名和身份证号码。如果只是普通人在网上发发牢骚,相信他们不会在乎使用实名,因为网络实名主要是后台实名,前台显示的还是发言者的网名,网民无需担心身份随时会被识破。

不过,若有人蓄意上网发表反动言论,或散布谣言,或确需匿名举报贪污腐败,网络实名对其同样无法控制。君不见股市上的老鼠仓、倒卖身份证开户的问题从来没能得到遏制。现实中无法做到的,试图在网络上实现,更是枉然。尤其眼下个人信息泄漏如此猖獗,利用他人信息上网发言,几乎可以视作没有门槛。仅此一条,就可令网络实名制全线崩溃。

至于网络文化是否是 “病态文化”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没人有权力去确定哪种文化是健康或病态的。

网络侵犯个人隐私的问题,则更应通过法律途径约束,尽管这种约束难度是巨大的。但可以肯定,网络实名制的实施,也不会令这个难度变小。现实推行中,实名上网还面临一些难以逾越的障碍,例如军官、士兵、武警、非中国国籍人员,都没有中国身份证,如果他们以军官证、护照等有效证件上网,就意味着掌握这些机密信息的部门,要向所有网站开放敏感人员信息查询功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另外,中国也还有不少没有户籍的群体……

再有,实名登录将使中国的网站经营者,拥有海量的个人信息,由此可能引发的一系列严重后果,又该如何加以规避。

事实上,唯一能够实现网站管束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韩国实施的网络实名制。其核心内容是,一个终端(电脑、手机)只对应一个IP地址,这样只要是从这个终端发出的信息,监管者对照IP可迅速找到终端拥有者。

不过,这一模式短期内中国无法实现。因为在全球40亿个IPV4地址的分配过程中,中国没能获得足够多的IP地址,以保证4亿网民和6亿多手机用户能获得固定的IP地址。随着技术的发展,只有中国的网络升级到IPV6,届时IP地址无限多,网络实名才能实现。不过,这至少要十年时间和数千亿的投入。即便是国外,目前都还只是在做IPV4过渡到IPV6的工作,没有全面应用IPV6网络。

建议决策部门慎行网络实名制,好人不必管,坏人管不住,网络实名制既不应该,也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