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企业“被洗牌”

2010-03-29 MetInfo

metinfopageStart

为期5个多月、跨越2个年度、涉及9个国家级部门,一场轰轰烈烈的全民网络整顿行动终于告一段落。

此次行动显然收获颇丰:对近180万个网站进行了全面排查,关闭未备案网站13.6 万余个;1.6万多个淫秽色情和低俗网站被清理;清退违规接入服务商126家。但尴尬的是,“泼掉脏水”的同时,也“倒掉了些孩子”——大批互联网企业只因一点瑕疵而蒙受巨大损失,行业发展步伐随之受到牵制,创业激情遭到重创。

互联网,这个曾被认为是中国管制最少、准入门槛最低的行业,在粗放自由状态下旺盛了十年,2009年底中国网站数量已达到368万个,经济效益上百亿美元。但此次集中整顿行动发出了一个信号:今后互联网在中国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

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面对陡然加高的行业门槛,年轻的创业者对互联网的热情是否会被浇灭?新的监管环境下,互联网从业者能否在规范经营与快速发展中找到新的平衡?互联网的监管究竟该由谁主导,又该如何进行?

漫画:陈青蕾

漫画:陈青蕾

第一章 互联网企业“被洗牌”

无论是知名的商业网站,还是“蚁族”个人网站,都如履薄冰地面临新一轮的互联网洗牌,并将重新适应新的游戏规则。

艰难应对整顿

饭否网、篱笆网、博客大巴、51.COM等,这些原本不算太响亮的网站,在此次整顿中却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以上网站都是年轻人所创建,活跃在互联网前沿的他们充满激情和创意,有着令人艳羡的用户群体,也不乏新一代“粉丝”,他们代表着中国互联网领域又一股朝气蓬勃的新生力量。不过,他们最近却不开心。在应对一场突如其来的整顿运动中,他们甚至连从哪里下手都难以得知。

2010年1月25日,深夜,上海宜山路齐来工业城1号楼里依旧灯火通明,窗外寒风呼呼作响。篱笆网副总经理徐湘涛还在不停地拨着电话,尽管手发酸、口已干。从中午开始,他已经打了500多个电话,看着通讯录上未拨的号码越来越少,他的心也越来越凉……

十几个小时前,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篱笆网突然不能访问了,有热心的会员通过新网查询发现liba.com域名被停止解析,系统显示“接到上级主管部门通知,域名对应的网站涉嫌传播淫秽色情、贩卖枪支等违法信息,已停止域名的解析服务”。

在与新网联系而对方无法提供下达指令的主管部门名称之后,篱笆网工作人员又与上海、江苏相关主管部门联络,但这些部门均表示诧异和不知情。在近乎绝望的时候,徐湘涛想到了一个人——51.COM总裁庞升东。

不久前,博客大巴、51.COM等知名网站同样在没有收到通知的情况下被关闭。当时,庞升东和博客大巴CEO窦毅也都无所适从,因为“直接停掉域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不过,他们最终都挺过来了,庞升东甚至只用了28个小时就让51.COM恢复访问。

在徐湘涛与庞升东的电话连线中,庞将自己的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徐。

次日清晨,徐湘涛等篱笆网高管怀着忐忑的心情坐上了上海飞往北京的航班,他们准备去找相关部门了解情况、进行交涉。

结果证明,庞升东所指的路径八九不离十。通过咨询北京相关部门,徐湘涛等人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有个别会员在夜间发布不良信息导致篱笆网关闭,于是立刻通知社区管理部展开全面自查。1月29日下午3点,关停4天后,liba.com域名终于恢复访问。

但篱笆网此次损失却不轻:原域名“瘫痪”前,篱笆网半小时访问量为2-3万,发帖量在20万条以上,被停止解析后,访问量和发帖量都骤减50%左右,据业内专家估计,与51.COM一样,篱笆网关闭一天的损失都以千万元计。

此次整顿给年轻的互联网创业者们以深刻的警醒:为了流量引入情色内容,因管理不善被贴不良信息,最终只能因小失大。风波过后,徐湘涛感到,受过生死考验的篱笆网将更懂得如何完善自我审查和应急系统,目前,篱笆网已提高了论坛管理员团队的人员配备,对社区论坛进行 24小时监控,并在晚上1点至早上8点关闭论坛发帖功能。同时应用技术防控手段,建立网上筛查系统,不断扩充关键词过滤词库,一旦发现敏感信息立刻予以删除,并将有关ID列入黑名单。庞升东和窦毅也选择了勇敢面对,前者在网站恢复访问后立刻对用户做出了补偿,后者增加了站务方面的人手。当然,无法回避的是,更多不乏激情和才华的创业者将因此失去对互联网的投资热情,被严格的行业监管挡在门外。

个人网站濒危

3月8日上午,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表示,在近期网络整顿中,对个人网站采取了一些矫枉过正的办法,“是把它先停掉,停掉以后进行清理,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恢复”。他否认了“封杀个人网站”这一说法。

李毅中说这番话缘于被关个人网站远高于其它网站,出现大规模消失的趋势。某互联网接入服务商透露,在近期整顿中受清查的客户大多数是个人网站。据站长网创始人章征军统计,目前国内站长的月收入为1000-10000元,做得好的一年能赚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但这条小小的致富之路在2009年末亮起了红灯。

许多个人网站都是通过网上广告来赚钱,虽然早就有从事网上广告业务必须先有ICP经营许可证的规定,但绝大部分个人站长都没有办理过。上述接入服务商坦言,因为个人站长经营的都是小资本投入的小网站,要让他们办齐所有证件几乎不可能。但网络整顿以来,一些接入服务商为规避风险,对没有ICP经营许可证挂有广告的个人网站强制关闭。

另外,据不完全统计,国内90%以上论坛都由个人站长做,他们中很少有BBS专项备案,但长期以来仍能平静地运行。此次整顿对这类交互型网站的监管严厉程度空前之大,给个人站长带来极大压力,因为让他们备案根本不现实。在北京、广东、浙江、山东等大多数省市,有关部门对个人论坛的备案申请根本不予受理,要合法开办论坛,只能以公司的身份申请ICP经营许可证,而公司的注册资金最低为100万元。另外一些省市虽然允许个人论坛申请专项备案,但通过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条件相当苛刻,如:一台服务器上只能有一个BBS网站;所有板块都要有版主,而且要有一定的在线管理时间;所有会员都必须实名制。

2010年1月,上海、浙江、江苏、北京、山东等地的部分机房由于承受不住持续的网络监管压力,开始禁止接入个人网站及交互型网站,接入服务商给出的解释是为了保证企业用户的合法利益。

小武是个人网站的热衷者,最多的时候他手上曾经有100多个网站。不过,最近他正在想办法抛售这些网站,每次成功地卖掉几个他就觉得松一口气,他甚至愿意为收购其网站的公司“贱价”服务半年。他有些沮丧地表示:“在这一行,我实在看不到什么前景了,而且我精力有限,从目前的政策环境来看,同时照顾好两三个网站就很吃力了。”仅2009年一年他的网站就被关掉了50多个,其中论坛被关的最多。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十几万个个人网站退出了互联网舞台。

因草根网站大批退出而受到连锁影响的是搜索类网站,以百度为例,其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于草根网站所支付的广告推广费,个人网站的大量关闭难免会使百度损失收入。2009年底,很多草根站长都接到了百度业务人员催促其尽快备案的电话。

metinfopageEndmetinfopageStart

利益集中到少数人

数以万计的个人网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大型门户和视频网站却可能成为受益者,但这毕竟只是少数。

细分领域一直是门户网站的软肋,而随着进入门槛提高,细分领域有集中到门户网站旗下的趋势,门户网站将因此获益。

在新的监管环境下,普通的中小企业根本不可能办好一个交互型网站(包括论坛、社区、博客、留言板等),即使你有足够的资金注册公司从而获得建站的入场券,也未必有能力监管。很多网民喜欢在交互型网站上发泄情绪或乱发违法内容。以前只要情况不是太严重,及时删除相关信息就会没事,但现在哪怕只是不小心放过了一条可疑信息,就可能面临网站被关停的命运。在如此严格的监管形势下,交互型网站必须有很强大的后台监测系统,随时扫描网站上的每一个角落。另外,还要24小时不间断地有专业人员巡视,因为很多有害信息往往都是在晚上两三点悄悄爬上来的。对一般小网站来说这很难做到。

作为交互型网站的一种,微型博客目前已进入集中化时代。微博自2007年在国内兴起,但饭否网、嘀咕网、叽歪网等先行者已普遍消失或淡出,取而代之的是四大门户网站和政府新闻网站。继腾讯“滔滔”、新浪“围脖”之后,2010年1月20日,网易微博也开始内测,差不多同一天,搜狐微博开始公测。上述门户网站都非常重视对微博内容的监管,某知名门户网站在其微博上投入了上百人,几乎是世界第一微博Twitter的3 倍,而上百人中至少有一半以上充当了“守门员”角色。而人民网等政府新闻网站更是占据了最有利的位置,开展推广活动。

大型视频网站是另一个心情不错的受益者,重拳整治下的视频行业已然成了少数人的江湖。最近,国家广电总局持续清理违规视听节目网站,已关闭700多家,其中包括近三十家BT网站。国家广电总局表示,这些网站缺少网络经营许可证和视听许可证,其中一些网站内容存在盗版和色情。

据悉,申请一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用途若是新闻或影视剧的话,注册资本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一般视频网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实力?目前,国内获得过该许可证的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大型视频网站,它们成了广告主和投资机构趋之若鹜的对象。2009年12月21日,BT被封两周后,优酷网CEO古永锵就高调宣布,获得了私募4000万美元融资,这已是他创业以来获得的第四笔投资。

中国网络电视台无疑是大型视频网站中最受瞩目的一家。2009年12月28日,央视投资2亿元的中国网络电视台正式开播,为网民提供了包括30多个省台卫视在内的全国电视机构每天播出的1000多个小时的视频节目。

令民营视频网站最为羡慕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有能力化解政策风险。比如,它的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和视听许可证均与央视网共用,也没有通过工信部备案审核,但它运营依旧。正式开播的第二天,央视网副总经理夏晓晖就宣布“中国网络电视台不久将启动上市计划”,脸上洋溢着激情和喜悦。夏晓晖的自信是有依据的,广电总局近期推出的《广播电视广告播出管理办法》将“净化”出100亿元视频广告,其中有多少将流进央视新媒体不言而喻。在中国网络电视台上线之后,大量地方卫视主办的视频网站纷纷上线。不过,行业资深人士说,网络上的国进民退只在一些细分领域是大趋势,但整体来看不会大规模地发生。

第二章 网络服务商的纠结

此次整顿行动中,位于互联网产业链前端的基础电信企业为规避政策风险,不得不采取株连式“封机房”等严厉手段。由此,互联网接入服务商流失的是客户及其带来的收入,作为客户的网站则随时可能无来由地被中断,其中损失令人痛心。对于客户,互联网服务商们至今仍在“监管者”和“服务者”两个角色间纠结。

“封机房”手段代价巨大

2009年10月,一封由“中国公民李强”写给上海移动总经理郑杰的公开信在天涯社区上发布,信中提到上海移动怒江机房为色情网站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不过,这个帖子当时并不起眼。

直到11月中旬,在央视“聚焦手机网络色情系列报道”中,李强质疑部分运营商纵容和包庇淫秽色情信息通过手机网络传播,且反复提及上海移动怒江机房,此事才引起了关注。几天后,一则关于“上海移动怒江机房遭查封”的消息在业内炸开了锅。当时,为了尽快排查出有害信息以安抚躁动不安的数万用户,上海移动老总亲自出马,在机房内待了一天。

这仅仅只是全国一系列“封机房”事件的开端,这种简单粗暴的整顿方式像流感一样迅速传播。

11月30日,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曝光了10家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其中,上海电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曝光名单上位列第一。此后两三天,上海电信的漕宝路机房、真如机房、全华机房等几乎同时被封。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机房的所有权是属于基础电信企业,却多数由“中间商”来运营,他们承租机柜并为网站提供接入服务。

众生网络是上海最知名的一家“中间商”,在一系列“封机房”事件中,和它相关的所有机房几乎都难逃被封的厄运。2009年的最后一个月,位于田林路388号新业大厦9楼的众生网络总部在嘈杂的电话声中度过。

该公司负责人无奈地表示,一切都源于其收购不久的子公司华数集思网络的客户所做的一个测试页面,该页面是为同性恋交友网站做导航的,当其遭到媒体曝光后,众生网络立刻成为“封机房”事件的多发地。

这种“株连九族”的现象并非上海独有。继上海之后,山东联通(原网通)又进行了一次轰动全国的“封机房”行动。从去年12月11日下午5点开始,山东联通总部要求全省17个城市的联通机房断网,从未出现色情WAP网站的菏泽、青岛等众多城市也没有幸免。上百万家网站中断,其中包括酷6网等众多知名站点。仅仅隔了一个星期,江西省也开始实施全省“断网清查”。在2009年11月和12月中发生过“封机房”事件的还有江苏、浙江、安徽、河南等20多个省市地区,个别机房有两个月未得到恢复。

不可否认,“封机房”措施的确揪出了许多害群之马,也对非法网站起了震慑作用,但“一刀切”的处理方式令基础电信企业和互联网接入服务商遭到了业界的指责。事后,两者都没有承认自己是该措施的策划者,江西省的一家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告诉用户“类似事件为政府相关部门强制执行,远远超过了我们能力范围”,而政府相关部门却表示并不知情。

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表示,这种做法是谁主导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件事上任何一方都是输家。

基础电信企业也付出了代价,上海某运营商称,因“封机房”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有4亿-5亿元人民币。一些基础电信企业为了保全自己,单方面提出与民营性质的互联网接入服务商终止合同,广东某地区电信留给“中间商”两条路选择:1.将已托管的服务器提走,电信会单方向赔偿;2.托管费用升价,并且每台服务器只能放置5个站点。

另据了解,广东很多机房因断网清查,大量客户退机,再加上广东电信宽带大幅度涨价,一些互联网接入服务商顶不住成本压力而宣告倒闭,如东莞云龙科技有限公司。

metinfopageEndmetinfopageStart

“白名单”制度惹争议

“封机房”手段显然代价太大,在有关部门严厉打击、直接追究电信运营商责任的重压之下,为了在泼脏水的时候不把孩子一起倒掉,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开始自行采取“白名单”制度。

“白名单”制度是,在各机房部署防火墙,防火墙串联在网络上,在防火墙设置允许被访问的域名通过,如果一个IP地址没添加白名单域名,那这个IP下的任何域名都将无法被访问。加入“白名单”的用户得到的好处是,当其他用户出现问题时,他们将不会受牵连。

在“白名单”制度出现之前,工信部曾要求对国内网站域名持有者实施黑名单制度,将被关闭网站的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

自2009年12月以来,上海的众生网络、易方软件,安徽的炎黄网络,以及四川的西部数据相继实施了“白名单”制度。根据众生网络所提供的材料,以下几类网站被拒绝进入“白名单”:涉及低俗、色情内容的图片站、写真站、视频聊天室,法律明令禁止的私服游戏、私服发布站、黑客类站点、赌博游戏,未获得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网络视听、在线电影、电影下载及在线观看,未获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小说站、在线游戏、棋牌游戏。

不过,看似合理的“白名单”制度也有新问题。在执行“白名单”制度过程中,众生网络的一条具体操作规定引起了争议:每个IP地址免费添加20个域名,超过20个域名,每个域名一次性收取设置费20元。而个别主机服务代理商甚至利用此新规定乱收费,提出了“用户交纳 20元的接入费才能将域名划入白名单,不交钱就不给加入”的荒唐说法。

对此,众生网络也感到很无奈,其负责人表示,实施“白名单”制度加大了运营成本,他们需要添置些新的硬件和软件,如防火墙、检测设备、内部开发的白名单系统等,此外,还为每个机房安排指定的服务专员接受域名列表的审核工作,同时负责对这些域名进行不间断扫描,两个月不到就已花费了150多万元。同时,对上述主机服务代理商的行为他们已经及时阻止。

域名登记规定反复无常

2009年12月9日,央视“聚焦手机网络色情系列报道”中以“失控的域名”为题,揭露了域名失控现象:一些域名服务商唯利是图而让色情网站有机会钻空子,通过填写虚假信息、注册多个域名来逃避检查,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以下简称CNNIC)却没有严格执行 “实名制”审查,有失职之嫌。

对于这样的指责,CNNIC立即作出反应。12月10日,CNNIC向域名服务商发布通告:开展域名注册信息专项治理行动,信息不实的注册将被注销域名。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但一项更为严厉的措施紧随而来。12月13日,CNNIC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公告称:从2009年12月14日上午9时起,个人用户将没有资格进行域名注册。

事实上,早在本世纪初就有相关法规规定个人用户不可注册.CN域名,只是CNNIC一直放任其代理商为个人注册.CN域名提供服务。2007年,CNNIC为了推广.CN域名,甚至开始了为期两年的“1元注册”活动。此后,倒卖域名便成了很多人的“副业”,在游戏服务网站工作的小马就是其中之一,当时他一口气买了几千个.CN域名,但谁能料到还没等他全部出手,CNNIC的态度就发生了180度大转弯,让他措手不及。

没过多久,CNNIC内部又传出消息称“正计划重新开放个人域名注册”,因为2009年.CN域名的注册数量明显下降。CNNIC发布的《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2009年.CN域名数量为13459133个,比2008年下降113193 个,降幅为0.83%。报告称,2009年域名指数、网站指数都呈下降之势,导致基础资源指数下降。

更让CNNIC郁闷的是,2009年12月7日至14日,境外域名.COM在中国的注册同比增长1300%,世界第一的美国域名注册公司GoDaddy也在此时宣布,正式支持中国用户通过支付宝购买GoDaddy域名。

为了留住用户,CNNIC主任助理齐麟日前公开表态:“不能把用户都赶到国外去。其实,如果允许个人注册.CN 域名,更有利于落实实名制。”对此,小马不以为然地调侃道:“不好意思,我已经滚远了,回不来了。”

不过,他似乎高兴得有点早了,因为工信部正拟推出域名新政“境外注册的国际域名将不得用于中国业务”,这就意味着除了少数国际性的大网站,未备案的境外网站将从技术上无法解析域名,在中国无法访问。

metinfopageEndmetinfopageStart

第三章 互联网监管体系亟待健全

在相关各方全力以赴配合下,这场跨年的互联网整顿取得显著成效: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基础电信企业对近180万个网站进行了全面排查,关闭未备案网站13.6万余个,对743家接入服务企业逐一核查,清退违规接入服务商126家;CNNIC和全国55家域名注册服务机构共清查域名总量1350多万个,占全国域名总量的80%,暂停1.2万个涉黄域名的解析。

但这并非全部,在此次整顿中互联网监管本身出现的问题更成为业界热议的焦点。

备案审批遭遇“灰色”地带

小马妻子所在公司的官方网站5年前已经备案,但前段时间他们突然被告知上一次的备案失败。于是,他们又重新向域名服务商提交了备案申请。但由于他们在公司业务范围拓展后对公司名称作了小小改动,与营业执照上的信息不符,域名备案申请被退回了,尽管他们在提交书面申请材料时已经附上了企业名称变更申请书。

当许多人像小马一样在为域名备案而着急忙碌时,另一些人却悠然自得,比如小戴,他说自己的备案申请都是提交完没多久就马上通过了,问及原因,他神秘地笑笑:“我认识他们内部的人。”不过,他不愿意透露这个“他们”是指谁。

同样声称认识内部人士的还有网上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快速备案公司”,《IT时代周刊》记者以客户的身份根据网上提供的QQ号码联系了其中一家公司,他们声称两小时内就可以完成备案,最晚也不会超过一天,一个域名的收费标准在120元左右。

更让人咋舌的是,某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在2009年底曾一次性注销了8000个通过他们来接入的备案信息虚假的域名,这些域名在备案时填写了他们的IP地址,但实际却不是他们的客户。

该接入服务商指出,这件事情如果没有通管局的“内鬼”帮忙根本无法操作,因为最终审批都是由通管局把关的。

“我们是有备案接口的,跨过我们可以直接在上级得到批准,而且巧合的是已查到的8000个域名中多数是在黑龙江通过审批的。”他向记者补充解释了其中的玄机。

互联网的监管难题

此次互联网整顿行动暴露出一些“瑕疵”,恰恰反映了中国互联网监管的困局。

“多头管理”是此次整顿中颇受争议的一个焦点。雅虎中国前总裁、互联网专家谢文指出:“对网络业的管理,从来就是群龙治水,天下大旱。这次整顿行动一来,章法更是大乱,好像参与行动的十来个单位人人都有发言权、审判权和执行权。”而一些网站经营者也表示,事发之后他们不知道该找哪个部门进行交涉和沟通,有人甚至发现自己的网站注册地在A城市,服务器在B城市,而执法部门却在C城市。

如何解决多头管理问题?当然不可能把监管权划入某一个部门而取消其它部门,因为互联网产业涉及的范围太广。有分析人士建议,可以成立常设的联合管理机构,它能协调各个相关部门并统一执法。但其可操作性令人怀疑。

整顿行动中,一些政策执行者在对互联网企业采取措施时不够规范。很多被关停的网站经营者反映,网站被关之前和被关之后他们都没有收到任何书面通知,执行停止解析域名措施的服务商也没有给出清楚的解释,甚至不告诉网站经营者是哪个政府部门下发的查处信息。此外,相关政府部门对诸如“封机房”、“白名单”之类的事一无所知,这显然是政策制定者和执行者之间产生了脱节。

对于上述情况,徐湘涛认为,应该建立跨部门的执法平台,对网站经营者开放,在其备案后发放登录账号。政府部门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公布相关法规及动态,如阶段性整顿行动的具体要求,或是被查处网站的名单及原因,让其他网站引以为戒。此外,通过这个平台还可以对网站的违规行为进行记录、统计,对于初次、非严重行为可以向经营者提出警告、要求整改等,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避免“要么不动,一动就关停网站”的极端现象。

业内人士还建议,有关部门在对网站进行备案时应注重信息的有效性,而不是侧重于材料和程序是否齐全。前文中所提及的网站经营者提供了假的服务器地址却在通管局审批通过,反映出的正是有关部门忽视了信息的有效性。

这个问题有望在今年得到解决。日前,工信部制定了《进一步落实网站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工作方案(试行)》,并于 2月8日向各地通信管理局、CNNIC、互联网协会和三大运营商印发。实际上,工信部去年12月就曾要求,基础电信企业和接入服务商要对网站主办者身份信息当面核验、留存有效证件复印件,要对网站主体信息、联系方式和接入信息等进行审查。但由于当时未提出具体的时间表,相关单位迟迟没有落实。在今年2月所公布的最新方案中,工信部要求各接入服务单位在2010年2月底前设立现场核验网站备案信息部门,3月底前正式实施网站备案信息当面核验,基础电信企业4月起将对上述情况进行检查。2010年9月底前,要完成全部网站的备案信息真实性核验。

根据新的备案流程,接入服务单位需要在备案现场采集并留存网站负责人彩色正面免冠照,这将给它们增加一笔庞大的开支,以众生网络为例,通过它接入的站点超过15万个,如果给每个网站负责人拍照,需要几十万元的费用。这笔费用应该由谁来付,显然又将成为一个新的问题。鉴于一些细节问题需要进一步明确,目前还没有接入服务单位设立现场核验网站备案信息部门。

这场整顿行动取得的效果显而易见,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客观上它也牵制了行业的发展步伐。而只要互联网监管体系自身的问题不解决,今后在监管中那种“泼掉脏水也倒掉孩子”的现象就还会重现。

metinfopageEnd